孔疚

我在等人O(∩_∩)O

【瓶邪】我与张先生的二三事 番外二

紫茜茜茜茜:

* 吴老师和张先生说,好久不见。


* 推荐搭配BGM- 《你一生的故事》




正文指路 走这里






番外 · 最近好吗  




  初夏的黎明是最美的,微冷的晨风送来不知名却十分悦耳的鸟鸣。路灯像是无家的旅人沉默地眺望着玫瑰紫的天际,不一会儿就有老朋友来陪它,“唰啦啦”的扫地声慢慢走近了,穿着制服的环卫工笑眯眯地向路灯打招呼。




  这个时间,大部分的人仍在沉睡,却有一小部分人已经到岗工作。但有一些人还没睡,他们刚刚结束彻夜的工作,揉一揉太阳穴活动一下肩膀,而又有一些人,他们从夜班的飞机火车或者长途汽车上下来,踏上归家的旅途。




  吴邪属于倒数第二种。




  他刚熬夜写完学生的论文指导意见,揉着眼睛关上工作整夜的电脑和台灯。窗外微微亮起的晨光以一种温柔暧昧的亮度洒满书房,吴邪一口饮尽冷掉的咖啡又瞄了眼手表,思考一下决定先去洗个澡。




  男人洗的都是战斗澡,所以没一会儿他便从浴室出来了。冲完澡后竟然精神了一点,吴邪扭头看看外面迷人的晓色,又在心里估算了下那人预计到家的时间,最后慢吞吞地走到阳台边拉开了门。一个悠悠转醒的世界和清晨沁人的空气瞬间拥抱住他工作整晚的疲累身躯,吴邪不自觉地笑了笑,摸出藏在衣夹篮底下的烟盒和火机,抖出一根来点上。前一段时间吴邪的咽喉部做过一个小手术,被强制禁了烟,后来张起灵不在家的时候他偷偷地抽过,往嗓子里面咽了一口便觉得有些呛,如今抽烟也只是将一口烟气慢慢地在嘴里转了一圈便吐出来,聊解烟瘾罢了。




  黎明是很多人都会觉得陌生的世界,这个时候往往还能够清醒的人不多,大部分人还沉浸在深沉的梦里。然而世界却不寂寞,鸟雀的歌声和风摇树枝的叶浪声交织在一起,馈赠给有幸欣赏的人。吴邪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朝下张望,楼下人家自己栽的八宝杏树结了果,杏子已经黄了,挺大的一个个坠在枝头。他无来由的想起大学时某年初夏的水果摊,被小贩凑数塞给自己的青杏,咬一口能回想起里面含着的酸中带着些许甜的少年心事,影影绰绰地都写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现在的杏不知道甜了没,吴邪舔舔嘴唇,在心里计较着问楼下老大爷要几个杏来吃的可能性。他还打算着一个有些促狭的小主意——如果杏子甜的话最好,还有些酸的话那就留给张起灵吃好了,让他也尝尝那种青涩到流泪但总绕在舌尖难以割舍的滋味。




  但吴邪立刻又想起某个雨夜的小饭馆里面,看着他一杯杯喝酒却沉默不言,然后举箸夹了一筷子菜轻轻放在自己碟子里、眼神担忧的张起灵。还有同样的一个夜晚,滂沱大雨里模糊不清却足够动人的话语,紧得像是要拥进骨血的怀抱……




  还是算了吧,青涩的滋味应被留在青涩年月的回忆里面珍藏,况且他相信张起灵也一定被这种感觉伴随过很久。吴邪想着用手指轻轻戳着额角某处,那里似乎仍残留着张起灵嘴唇温暖柔软的触感。他的心在回忆着这些的时候仿佛溶进了拂晓的霞色一样,一滴一滴地被涂上所有温柔得像梦似的颜色,然后随着晨风里的雾气一起,被吹散、被带走,被带到……带给楼下拉着行李箱的那个人。




  吴邪垂着眸子看他的心飘落的地方,那个人也抬起头看着他,眼睛映着渐渐昏暗的路灯光,却是出奇得亮,像未隐去的启明星一样亮。




  吴邪笑着冲他挥挥手,那个人也微微笑了下,但很快又板起脸来朝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吴邪赶快进屋。吴邪点点头,冲那人做了几个夸张的口型,一溜烟跑到门厅旋开防盗门锁,拔出钥匙剩了最后一道钮,等着那人自己打开。




  不过三四分钟的事情,对于等待的人来说像是过了整整几个小时,吴邪斜靠在鞋柜上拿着杯温水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终于听见隔着门传来模模糊糊地一声“叮——”和电梯门滑开的声音。钥匙孔里面悉悉索索地作响,然后大门终于被打开,楼道的灯光从渐渐开大的门缝中投射进尚昏暗的门厅,也将吴邪的笑容照亮了,他歪歪头对着站在大门口的男人笑起来,温声说:“回来啦。”




  站在门口手里还拖着行李箱的张起灵点点头。




  进了门先是一个拥抱,吴邪身上尤带着沐浴露的清香,湿漉漉的发蹭在他的耳边。张起灵反手带上门,两只手搂住吴邪的腰,随后上滑到他的后背轻轻拍了拍,嘴里却半点不温柔地问:“没睡觉?又熬夜?”




  吴邪埋在他怀里的身体僵了一下,接着把自己的脸埋在张起灵颈窝,试图逃避话题。




  这个时候吴邪的熬夜其实很正常了,去年带过毕业生论文指导的张起灵心里门儿清。所以他也没继续追问,只是温柔地在吴邪后颈捏了几下,替他放松因整夜工作而僵硬的肌肉,然后便把人赶回卧室睡觉,自己放下行李去洗澡。




  黑夜总是那么漫长,但光明从来临到天空完全亮起却用不了多久。这一番折腾后外面的天光已经完全亮起来了。但吴邪把遮光的厚窗帘拉上,明亮的清晨便与这间卧室没有什么关系了。等张起灵收拾好自己进屋里时,看到昏黄的床头灯开着,吴邪把自己缩进薄被里瞪着俩眼睛看天花板,听见他进来偏过头朝张起灵眨了眨眼睛。




  “睡吧。”张起灵也躺上床,倾身吻了吻吴邪的眼睛,越过他将床头灯关了。吴邪埋在枕头里面的脑袋点了点,又轻轻摇了一下,嘘声说:“睡不着……”




  张起灵低低笑了声,搂过吴邪的腰按着他的后脑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吴邪蹭几下自己寻了个舒服位置才闭上眼睛。说是不困,但毕竟是熬了一整夜的人,全靠一股劲在撑,如今这股劲在张起灵怀里被卸了下去,很快便呼吸沉沉,睡着了。反倒是在飞机和机场大巴上一路睡过来的张起灵暂时还没困意,他紧了紧搂着吴邪的手臂,感觉到今早的吴邪有点粘人。不过他怀里抱着一团暖融融的,张起灵随意想着些事情,不久也陷入沉眠。




  两个人睡了一上午,最后十二点多全被饿醒。吴邪睁眼的时候张起灵已经起床了,他没急的起来穿衣服,只是躺在床上思考午饭吃什么。想了好几个提案又都被自己给否掉,等真饿得受不了打算起床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飘进来一股炸什么东西的香味,吴邪闻着食指大动,一骨碌坐起来看向张起灵。




  “起床吃饭?”张起灵面无表情地穿着件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嫩黄色小鸡围裙站在门口,吴邪瞧着觉得十分逗乐,捂着肚子笑了好一会儿才抹抹眼角问他怎么穿这个,问完想起来家里原有的一件被他昨天泡在水里打算洗,后来给忘了,估计这会儿还在肥皂水里面泡着。




  张起灵低头瞅了眼围裙上面的小黄鸡,摇摇头说:“不记得买什么送的。”




  吴邪还是有点想笑,便抿着嘴翻身下床去洗漱。之后他循着香味哒哒跑到饭厅,看见桌子上放着两碟炒菜,还有一碟炸鱼。




  “诶?”吴邪拿筷子夹了块炸鱼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说:“这是我昨天买回来的那条什么烤鱼……”




  张起灵点点头:“我看见放冰箱里面,就加工一下。”吴邪咬了口,海鱼偏紧的肉质炸了后有点难咬,但味道比昨天买回来的时候好多了,不然他也不会买回来尝一尝就扔进冰箱里面。张起灵按照他的口味又撒上很多孜然粉,作为小菜倒是十分合适。




  他啃了好几块才开始正式吃米,但吴邪向来是个吃着午饭考虑晚饭吃什么的主,便咬着筷子问张起灵:“晚上出去吃好不好?”




  “不回爸妈家?”张起灵问。吴邪咽了口菜摇头说:“昨天说好了,周日去。”




  “晚上出去想吃什么?”




  “昨天我发现附近的文化街区新开了个什么小吃节,”吴邪建议道,“就我昨天买烤鱼的地方,去看看吧?”




  张起灵的眼神若有所思地朝那条被再加工才好吃的烤鱼瞟了一眼,吴邪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说:“这肯定是个例,胖子说他和嫂子去过了,都觉得还不错。”




  胖兄的舌头认证,简直是美味保障,这点张起灵也是赞同的,于是点头表示可以。




  午餐后面的时光慵懒又清闲,吴邪躺在沙发上半靠着张起灵刷微博,看到几个去川藏那边的驴友照的照片,景色美得不像人间,哪怕是手机也能照出很好的效果。吴邪有点想去旅游,于是用头顶了下张起灵的胳膊,问他:“张老师今年带不带暑期实习?”




  张老师摇摇头表示带实习这种向来没他的事,而H大规定是这一年带毕业生论文的导师就不用带学生的暑假实习,所以恰巧能空出来一个俩人都空闲的暑假来。他转头瞥了眼吴邪的手机屏幕,便在自己的平板上点了几下,搜出川藏那边的旅游攻略什么的来扫了眼,问吴邪:“出去玩?”




  “嗯。”吴邪翻了个身趴张起灵腿上,想了想又说:“顺便也带爸妈出去吧?”




  “两边一起?”




  “可以啊!明天回家的时候问问好了。”




  “好,定的话我也给东北那边去个电话。”




  他们讨论了会儿,又有点担心上高原两家老人身体会受不了,决定可以先问问父母要去哪里游玩,再确定路线。




  吴邪躺着又觉得有点困,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会被张起灵推醒,让他去屋里睡。吴邪撑着前额摇摇头,坐正了端过笔记本放腿上,想着找个电影看来打发下午的时光,鼠标点进收藏夹翻来翻去,看到某个很久没点开的博客网址。




  他瞥了眼张起灵,后者正在用平板专心地看文献,没有要抬头看过来的意思。吴邪偷偷笑了下,抱着电脑把身体转过一个角度,将屏幕背对着张起灵,然后点开那个网址,输入账号和密码。




  加载用不了多久,很快短短几篇博文出现在页面上,吴邪往下滑着,看到最初的一篇的发布时间,又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日期。




  一年了。




  他点开那篇文章,快速地浏览完又往前翻。不论这之间所间隔的时间长短,人在翻阅自己过去所写的东西时总会觉得有点搞笑,现在的吴邪也不例外,他一篇篇的看过来,读到自己某个吐槽的时候微微笑一下,看到记叙的某件事时将目光移开静静回想一会儿。那个时候打下那些话语的心情全都悉数浮上来,直到他看见最后某一楼中的某个回复,心里甜了一下。




  “小哥。”




  看文献的人眼带疑问的看过来,吴邪抱着电脑跪在沙发上,探身与张起灵接吻。




  “我爱你。”他轻声说。




  我也愿意。他同时还在心里这么说。




  我们的余生那么长,一定也有很多故事要看,很多故事值得记住。但这里面唯一永远不会变的是,我和你会永远在一起。




  吴邪坐回原位,舔舔嘴唇笑起来。接着他移动鼠标点开编辑键,移到那个熟悉的编辑框里面,开始打字。




  




  2017年5月X日




  很多人的关注列表蹦出一条更新提醒,点开了是一个很久没出现的ID——




  “好久不见,大家最近还好吗?




  最近不是特别忙,有时间可以写些东西啦。




  过去的一年也经历过不少有趣的事,嗯……让我想想该从那里说起好呢……”






  一个新的故事,该从何处说起呢?




  




  - end -






今天是来lof一周年啦~想给大家个福利,但最后思考了一下还是给最初的这篇文写一个番外。


这是我最初给瓶邪创造的世界,应该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这篇文的,但我还是固执地想写这篇的番外。


这篇文也是我觉得,写起来全是温柔和甜蜜的一篇。


那个时候尚是青涩,除了平淡的小日常之外什么都写不出。当然我现在也没有进步很多哈哈哈。




然后就是,感谢这一年里所有曾关注过我,给我点过小心心小蓝手,和留过评论的小伙伴。无论你现在是否能看到这篇,我都希望你身边的风,能把我的谢意传达给你听。


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我真的很难坚持一年。谢谢你们曾来过这里,愿意花费时间阅读我的小小故事,并和我一起讨论。


写文的这一路我遇到了很多朋友,收获了很多的快乐,虽然也曾有过小小的遗憾,但我真的真的特别感谢上苍给我机会,让我与你们相遇。


我是个很任性的人,也谢谢你们愿意包容我曾经在这里发过的牢骚和小脾气,并且愿意温柔地安慰我鼓励我。


谢谢你们,谢谢。


之后的一年两年,甚至十年十一年,我想我都愿意继续写下去,为我喜欢的cp和一同喜欢这个cp的所有同好们,用我的梦和我的双手编织很多很多的,温柔的故事。


谢谢这一路遇到的所有温柔友善的人,因为你们我才会慢慢地将自己变得温柔起来。


希望之后的时光中,你们还愿意与我同行,听我讲有他和他的他的故事,穿行在各个不同的世界,见证每一个世界里他们的每一个完满。




在此之前想过很多这一段该说什么,但真到把它打出来的时候,心里最想说的只有两句话了——


谢谢。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110)

  1. 孔疚紫茜茜茜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