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疚

我在等人O(∩_∩)O

【瓶邪】【知乎体】有一个面瘫的男朋友是怎样一种体验

琉璃子鸢:

Mr.Grave.:



如题,题主的男朋友是个面部表情极其丰富的人,据说这世上有种人叫做面瘫,想问一下跟这种人交往有什么好坏,是什么体验。 
 注意面瘫不是指面部神经坏死。 
 
 
 关根 深居养老. 
 
 
 @钟情王后雄 ,谢邀。下次这种问题就别邀我了,小哥不是我男朋友而是我男人谢谢。 
 我男人姓张,在此称他为张先生。 
 
 张先生便是题主提到的那种所谓“面瘫”的人,他面部表情极少且不会大悲大喜。我和张先生相识是在十多年前,当时我还年轻当然现在也很年轻,就觉得他这人一定很难相处,但后来接触多了才发现他只是经历的事多了整个人变得无悲无喜,外界的变化很难引起他的情绪波动,即使有,旁人也不一定看得出来因为他不会表现在脸上。现在就来谈谈和这种人处对象是什么样的体验。 
 
 就我个人而言,和表情少的话也少的人相处不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毕竟鲜少有人能在跟对方念叨了一大堆结果只得一个“嗯”作为回应更或者没有回应之后还能坚持话唠下去的。我算是这种人,除了我不会再有人能够忍受张先生的这种沉默寡言表情稀少。张先生除了面瘫之外还是个话废,他并不是不知道怎么找话题而是不想说,对于张先生而言没有意义的话多说无益——不过也有例外,他曾经对我说过很长一段话,在我看来这大概是他说过的于他的家族使命而言毫无意义但于我来说是弥足珍贵的情话了。 
 
 撇开这令人不快的点不谈,面瘫在某些时候十分有用。 
 
 第一,比如恐吓小孩。 
 举个例子,我现在居住的村子里民风淳朴村民友善,熊孩子就比较多,在离我居住的土楼五里远的地方有家的孩子很调皮,曾经用弹弓打我院子里养的鸡。张先生的性子平日里比较平和,也不多管,那熊孩子便愈演愈烈拿弹弓打了我额头,张先生使了个法子让那熊孩子在我院子外面摔了跤丢了两颗门牙①,小孩子的心思我不太懂,总之他没了门牙后每次看见我都特别生气,还会做鬼脸,显然是没有得到教训。 在他第三次路过我家院子做鬼脸时,张先生面无表情地叫他过来。 
 具体就是你们班主任在发现你在对他竖中指时叫你过去的情形,我一个朋友曾经称张先生为“黑面神”,因为张先生绷着脸不说话时很有威慑力,有点像所谓的那种别人欠了他债的感觉。 
 他板着脸说过来的结果是熊孩子立马怂了转身撒丫子就跑,从那以后再没对我做过鬼脸,想必是十分忌惮张先生。 
 在对付大人时,面瘫也有一定好处,比如可以镇场子。 
 我和张先生从事的行业水很深,想管好下面的人得用一定的手段。底下有人不服气或者想反水是时常出现的情况,张先生没在我身边的前几年出现这种情况我会用很极端的方式处理, 但他回来后遇上这种情况我只需要把张先生带过去,事情会自然而然的平息下去——迄今为止我还未见识过有看见张先生冷若冰霜的脸还敢叫嚣的货色。张先生能力很强,武力值和我大概是太阳和地球相比较,如果有这种货色,被收拾一顿自然会好。 
 
 第二,只有熟悉的人能读懂面瘫的表情变化。 
 和张先生相处久了,我发现他其实也有细微的面部表情的变化,比如在我们泡脚时他会露出一种很愉悦的神情。在旁人看来可能他当时并没有任何表情,但我能从他的细微表情变化判断出他的心情。这是一种长久相处下来形成的察言观色,从他的眼角眉梢能读出他心情是愉快还是沉闷。能读懂张先生的面部表情对于旁人来说也许并不是什么了得的事,但会让我有一种自我膨胀的满足感。通俗点说就是你深爱的人有一个别人不知晓的秘密,而你是特殊的所以你知道,这种特殊会使你得到心理上的满足,觉得自己对于他是不一般的存在。 
 而且看见别人不明时宜乱拍马屁也是个乐子。 
 我有个徒弟很崇拜张先生,因为张先生在我们这一行算是神话级别的人物。我个人又是个张先生吹,导致我一干伙计在没见过张先生时就对他怀有十二分敬佩,和五分八卦。在见过张先生真人后更甚,纷纷化身为张先生的迷弟,这其中我徒弟算个突出人士。 
 当你见到十分喜欢的偶像时会做什么?答案是无比激动磕磕巴巴手舞足蹈。这是夸张的说法,正常人大概会有这种表现,我徒弟的症状比较轻。我徒弟受我每日一吹张先生的毒害, 在见到张先生本人时激动无比恨不得跪上去叫一声“爸爸”。这是我的直观感受,我徒弟第一次见张先生本人是在我和张先生的卧室里。虽然我当时还在床上躺着不过我徒弟说的话和张先生的表情我是一清二楚。 
 我徒弟是个合格的迷弟,看见张先生后先是问了一句“你是张XX?”,张先生并没有出声回答他,这佐实了我说的张先生十分高冷不苟言笑这一点。这也算是间接回答了“是”。我徒弟立马化身迷粉有些语无伦次地叨叨了一大堆,中心思想便是他对张先生的崇敬之情。我看着张先生的神情从一头雾水慢慢转化到原来如此到怎么还没说完,张先生在他说完后点了点头,然后给我掖了掖被子,说,“你吵到WX(我的名字)了。” 
 气氛瞬间迷之尴尬,我徒弟沉默了一下,沉重地说,“师父师公你们好好休息。”然后退出房间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顺带一提,听见师公这个称呼张先生开始不解,在我徒弟解释这是“师父的老公”后他很受用并且有点高兴。 
 
 第三,使面瘫露出别的表情会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 
 这一点我想和面瘫接触过的人都深有体会。张先生虽说表情极少,但并不代表没有。他以前曾对我笑过三次,虽然都不是什么开心的回忆。因为张先生一旦对我笑,要么是我做了什么好笑的事,要么是他即将离开。 
 两种于我来说都不美好,不过现在我们差不多已经处于退休养老阶段,人一闲了就喜欢瞎倒腾。我曾用空糖纸捉弄张先生,难得地在他脸上看见了类似惊讶的神情②。 
 张先生比较明显的表情也不仅限于笑和惊讶,还有情事方面的忍耐和情动, 张先生的自制力很强很变态,想调戏他的结果往往是我自己没忍住,所以看他忍得额头上冒出细汗的情况很少见。至于情动,只有张先生得到极大快感之际才会露出皱眉低喘眼神模糊的沉沦神色—— 
 
 
 
 上面都是我臆想的,张先生会不会露出这种神情我不清楚,毕竟这种时候我已经爽得神志不清找不着北,还能看清张先生的脸实属玩笑。 
 
 总而言之,有个面瘫爱人的体验说不上好不好坏不坏,前期会比较憋屈,但有句话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到后期感情坚定了无论对方做什么在眼里都会变成反差萌,只要自己是打心眼儿里爱着,无论好坏都会是值得珍藏一生的体验。 
 
 
 所以可能你们也感受到了,这次回答只是单纯的张先生吹而已,中心思想在于凸显张先生颜值超高身材倍儿棒器大活好而且,只对我笑。 
 人生赢家.jpg. 
 
 
 
—热门评论— 
 
钟情王后雄:老大你这一波狗粮真是……厉害的不行。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关根 回复:下次别艾特我了,年轻人不要老想着吃狗粮,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能给张照片吗我就看看不做什么。 
 关根 回复:能,闭上眼就看见了。 
 
黑化肥挥发会发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脚踢翻这碗狗粮!!!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答主和张先生一定要幸福一辈子啊!!! 
 关根 回复:自然是会的,谢谢。 
 
 
 
①:详情请见lo主瓶邪短篇《熊孩子》。 
②:详情请见lo主瓶邪短篇《捉弄》。 






评论

热度(247)